克里斯特尔斯专访:女儿说我比大威老10岁

“也许我一场也赢不了。”克里斯特尔斯笑着说,她想2020年的回归可能不会像上一次那样辉煌,“但我一定会努力的。”

在我们的眼中,克里斯特尔斯一直都是谦逊和善爱笑的人,四届大满贯冠军从不刻意炫耀自己的才华。自从去年9月宣布2020年将会重返网坛之后,小克得到了铺天盖地的支持。如今,她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妈,贾达12岁,杰克7岁,最小的布莱克也已经4岁。

离上次退役已经7年,但她从未离开这门运动。小克经常会来到大满贯赛场参加元老赛,去年与李娜的联手,不禁让人想起那个除夕之夜。在退役之后的这几年里,小克经常回到自己儿时长大的地方,回忆和妹妹在街上打网球的往事。她的孩子们就在当年她上过的学校读书,她的祖父母就住在隔壁,周围饲养着动物,这种安谧的环境不会被职业网球的浮华和困难所打乱。

克里斯特尔斯说:“宣布复出之后,人们的反应会让我不知所措。有一次,我带着孩子来到海边,一个女士从我身边经过。几分钟后,她走了回来,对我说:‘我不想打扰你,但是我要说你要做的事情实在鼓舞人心。’这对我的触动非常大,能够与不认识的人产生这种联系,让我感触良深。”

小克对同行们的祝福非常感激,但是却不会太过在意,因为她并没有想要去得到支持,而是根据家庭和自己的内心去做出选择。

“我担心的一件事情是,作为一个家人和母亲,是否应该来到聚光灯下?有人给了我很多建议,他们告诉我费德勒和其他运动员是如何处理这种事情。当我在家的时候,我不想接受采访,我更喜欢正常的生活。”

“复出的消息一传出,电视台就来到了我孩子上学的地方。那时候我就想,这该死的赶紧走开,我希望生活能够像往常一样。我只是想去打网球,重新回到一个很高的水平上。”

上次复出,小克名震世界。如今小克却说:“这次和以前不同,我不会参加很多比赛,孩子们是不会和我一起去旅行的。我要明智地选择参加哪些比赛,看看怎样做才能和孩子的学习生活结合到一起。”

在谈到本次复出想要打多长时间的时候,小克表示:“我知道这绝对不会超过五年。如果我能保持健康,了解我的身体会有何反应,这可能会持续两年、三年或四年。我需要弄清楚在比赛之间我需要多长时间恢复,可以连续打几场比赛。这是我需要去弄清的。我过去有很多的经验,但是这种情况完全不同。”

她表示复出并不是一个下意识的决定。过去几年,小克在澳网期间都会来到墨尔本,职业比赛的欲望让她难以抗拒。“过去我在打元老赛,我很享受那种感觉。我会问球员我能和她们一起打球吗,但是这远远给不了我想要的。在澳大利亚当评论员,和这门运动如此接近,让我重燃激情。我和丈夫说了这件事情。那时我35岁,在想:‘你看罗杰、维纳斯和塞蕾娜,我难道不该尝试一下吗?’在那之前,我多次有过这个想法,但回到家后和孩子们一起非常忙碌,让我将其搁置。”

“离开澳大利亚之后,我对教练说:‘你觉得对于一个有着三个孩子的母亲来说,考虑到我的身体年龄和所有的事情,这可能吗?’”

贾达,继承爸爸的衣钵,从事篮球。如今她12岁,当年妈妈在阿瑟阿什球场一只手抱起她一只手抱起奖杯的场景,她或许已经记不清了。去年,贾达陪着妈妈参加了温布尔登一号球场的翻新仪式,在那里看到了妈妈和大威的表演赛。

小克表示,女儿希望她能够回归网坛。在与大威的表演赛开始前,贾达对妈妈说:“妈妈,你看起来比她大10岁。”这句话刺激了小克,也坚定了她回归网坛的决心。小克说,自己告诉维纳斯这件事情后,美国人也笑了。

膝盖的一点小伤让小克无法出战今年澳网,但她已经确定将会参加三月份的三站巡回赛,包括印第安维尔斯,她依然有着很大的可能参加法网和温网。

如今的网坛,已经不是当年的莎娃阿扎李娜的时代,巴蒂、万卓索娃、萨巴伦卡、大坂直美、本西奇和安德莱斯库引领的青春风暴已经席卷全球每一个角落。小克说:“今年早些时候,我看到大坂直美从后场击球,当时心想:‘天哪,这也太猛了吧。‘这就是挑战,我期待有机会站到她们面前,感受一下,看看会发生什么。’”

“但是现在不是我当年24岁带着一个孩子回归网坛的时候,但我觉得这就是我的动力,是我的挑战。我想试试看还能走多远。”(来源:网球之家 作者:杨过)

标签:,